百年杨靖宇:他让敌人肃然起敬

  2月26日,是一代抗日名将杨靖宇诞辰100周年的日子。1940年2月23日,孤身奋战五昼夜的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总司令兼政治委员杨靖宇壮烈牺牲。凶残的敌人割下他的头颅,又剖开他的腹部,发现他的胃里除了没消化的树皮、草根和棉絮,竟没有一粒粮食……

才干不一般的敌人

  杨靖宇原名马尚德,1905年出生。1936年7月,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一军军长兼政治委员、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总司令兼政治委员。

  杨靖宇的军事指挥才能令狠如豺狼的敌人胆寒且无奈。伪满1940年4月出版的日文《协和》杂志263期登载的《杨靖宇讨伐座谈会》一文有这样的记录:杨靖宇“不但有武功,而且有文才”,“才干不一般,不是一个寻常人物可比的人”。伪通化省的警务厅长岸谷隆一郎,向在场记者解释为什么非要劝杨靖宇“归顺”时说,“我们为了让杨(靖宇)活下去,使他的才能向好的作用方向转化,才考虑劝他归顺。”

抗日联军十四年苦斗

  1939年秋季以后,为了消灭东北抗日联军,敌人发动伪通化、间岛、奉天“三省联合大讨伐”,对抗联部队发起长时间的大举进攻。敌人为能早日抓到杨靖宇这个“大头目”,调集重兵对杨靖宇部实行野蛮、残酷的“包围追击”,“梳篦式”、“踩踏式”的“讨伐”。

  1940年初到2月中旬的50多天里,杨靖宇就率部与敌作战40多次。杨靖宇充分发挥他的指挥才能,一次又一次突破敌人的围攻,但由于敌人力量过于强大,我方无粮食弹药补充,难再力战。杨靖宇不得不决定各部队化整为零,保存实力。

  彭真同志曾予这样总结:“我们共产党20多年领导的革命斗争中,有三件最艰苦的事。第一件: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第二件:红军长征后,南方红军的三年游击战争;第三件:东北抗日联军的十四年苦斗。”曾当过杨靖宇身边警卫战士的黄生发老人回忆道:

  “天气嘎嘎冷,就在杨司令他们为解决棉衣问题召集各方面军负责人开会研究时,因叛徒出卖,在那尔轰的东北岔一带被岸谷隆一郎带领的日伪军层层包围。杨司令带领我们300多人在正面吸引住敌人,由机枪连开路,生生撕开一条口子。雪地行军,裤子冻成冰甲,夜里粗大的树干冻裂了缝儿,人又怎能受得了啊!更难的是没有吃的……”

孤身御敌至死不休

  后来叛徒供出了杨靖宇的行踪和去向,敌人遂缩小了包围圈。1940年2月18日,杨靖宇身边的最后两名警卫战士,在向群众购买粮食和衣服时被叛徒认出,壮烈牺牲。

  曾任中共满洲省委军委书记、东北抗日联军第二路军总指挥的周保中,在《杨靖宇将军生平事迹》中写道:“到2月18日,,他只身一人,陷于敌魔爪中。敌人妄图生擒,但恐伪军不力,以日寇合围江东南地区,封锁大小路口,迫他于绝境。在万分紧迫时,曹亚范同志,获知他险状,便率突击部队自东南秃砬子、牛槽沟向黄花甸子疾驰,但敌人兵力过厚,曹部也被重重包围。2月23日下午,迫近之敌被击毙者20余人。敌人步步逼近,且高呼:‘放下武器,保留生命,还能富贵。’回答敌人的是他手中枪射出的子弹。敌人见招降无效,遂集中火力,他因而身中数弹,光荣殉国,时年35岁。时间是下午4时30分。”

  在日本侵略者留下的战场实录中有这样的记载:“讨伐队已经向他(杨靖宇)逼近到100米、50米,完全包围了他。讨伐队劝他投降。可是,他连答应的神色都没有,不停地用手枪向讨伐队射击。交战20分钟,一弹命中其左腕,啪嗒一声,他的手枪落在地上。但是,他继续用右手的手枪应战。因此,讨伐队认为生擒困难,遂猛烈向他开火。”

打疯了的军队

  当杨靖宇牺牲的消息传来,抗联一方面军全体将士抱头恸哭。他们攥拳宣誓:头可断,血可流,坚决把抗日的大旗打下去,为杨司令复仇!仅3月2日至6日,一方面军在魏拯民、曹亚范、伊俊山率领下,对敌人发起三次拼死攻击,被敌人惊呼为“打疯了”的部队。二方面军、三方面军也在各自地区频繁出击,不断毁列车、断交通、阻击日军,使敌人屡受创伤。

  1946年,东北民主联军总部决定,将杨靖宇牺牲地改为靖宇县,保安村改为靖宇镇。在强烈要求下,在墓前当场枪决了汉奸王士洪、桑文海和告密者李正新、赵廷喜,为将军报仇雪恨。1958年2月23日,由通化党政军民组成的公祭安葬委员会将他的遗体与遗首对接起来,举行了隆重的公祭安葬大会。会上,悲壮的哀乐声起,人们吟唱着怀念的歌曲:“洒热血,遍地红,杨靖宇是英雄,万古千秋留英名,永远活在人心中……”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城市信报》2005年2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