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没有油的灯芯

  2005年新春的爆竹还未消散,河南省驻马店市和吉林省通化市,都在2月13日这天,隆重地纪念一位英雄的百年诞辰。

  他,就是大革命时期河南确山农民暴动著名领导人马尚德;他,就是让日本侵略者闻风丧胆的东北抗日联军领军第一人杨靖宇。

  杨靖宇,是尽人皆知的抗日民族英雄,从1934年起,先后担任东北人民革命军军长兼政委、东北抗日联军第一军军长兼政委、东北抗联第一路军总司令兼政委。他在党内享有很高的声誉,是东北党的干部中惟一被选为瑞金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和被中共中央政治局推选为中共“七大”筹备委员会委员的代表。

  我曾读过诸多当年在杨靖宇身边工作过的抗联老同志的回忆,他们心中的杨司令是位身材魁梧、浓眉大眼的关中汉子,通晓兵书,有着丰富的对敌斗争谋略,是东北抗日战场上,第一个运用游击战术建立南满革命根据地的军事家;他目光锐利,思想豁达,是用党的思想政治工作开展民运工作的政治家;他性格温和,待人诚恳,以民为天,为民而战,无论走到哪里,他都是一杆旗……

  然而,却很少有人知道杨靖宇是哪儿的人,来东北之前有过怎样的经历,他可有妻室儿女。

  似乎有人说,青年时的杨靖宇,人称“大马”,如果是真,按此推想,杨靖宇该姓马,而不姓杨。

  在那个战乱的年代,也许革命者的姓氏并不重要,不过是从事革命活动的符号,但是考查杨靖宇的特殊经历,却不是那么简单了。

  1940年2月23日,刚过35周岁生日的杨靖宇将军,孤身抗敌,壮烈殉国,最初的消息是被日伪当作“捷报”传出的。杨靖宇的头颅在敌人的监押下,曾在通化“示众”。杨靖宇牺牲的消息,才得到证实。

  直到全国解放前夕,在收集汇拢大量敌伪档案、日伪战俘的供词和当时见证人的口录之后,所有关于杨靖宇壮烈牺牲的真实情况才大白于天下,不过那已是杨靖宇将军牺牲8年后的事了。

  当时,担任豫皖苏边区行政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的杨一辰同志读到一篇关于杨靖宇将军殉国的报道,激动不已。但是文中提到杨靖宇是安徽人,却引起了他的怀疑。

  1932年,杨一辰曾和杨靖宇同在中共哈尔滨市委工作过,杨靖宇时任书记,杨一辰为组织部长。两个杨姓的年轻人通力合作,出进产业工人集中的“三十六棚”等地,发动抗日救亡斗争。两人虽然阔别多年,但杨靖宇的音容笑貌一直留在杨一辰的心中,他忘不了杨靖宇那一口浓重的豫南口音。

  一次会议上,杨靖宇偶遇河南确山农民暴动领导者之一,建国后任公安部副部长的徐子荣,谈及此话题时,徐说:“大马是我的同乡,他是河南确山李湾人。”

  有心的杨一辰听后没有声张,当即向中共确山县委发信。在县委的协助下,很快找到了被称为“大马”的马尚德的后代—————儿子马从云、女儿马锦云,并从他们手里征集到一张马尚德在开封第一工业学校读书时的照片。

  杨一辰手拿照片,端详良久,照片中的马尚德距和他朝暮相处时的杨靖宇,模样依旧,无大改变。名震四方的两个人物同是一人!

  这一杨靖宇将军牺牲8年之后的重大发现,成为改写中共党史人物的浓重一笔。

  在大革命期间,杨靖宇受党的委派,到家乡确山开展农民运动,凭着对濒临军阀混战、挣扎在死亡线上的中原农民的深切同情,凭着勇敢拼搏的精神和大胆缜密的谋划,以确山县农民协会委员长的身份,发动和领导了声势浩大的豫南农民运动。

  此时正值声势浩大的北伐军自南向北进军,攻下武汉,抵达湖北和河南交界之际。在湖南农民运动的巨大鼓舞下,1927年2月,杨靖宇率领数万农民武装一举攻下确山县城,在城垣上飘起了农民协会的“犁头”大旗,成为和湖南秋收起义遥相呼应的中国著名的确山农民暴动。同年11月,杨靖宇担任确山县农民革命军总指挥,领导了刘店的武装暴动。

  直到今天,河南人民还清楚地记得在确山县城东关大操场举行的农民协会“亮牌”大会上,年轻魁梧的马尚德身着粗布短衫,手持象征全权指挥的“七星剑”,发表讲话的情景。

  写到这,我不禁要问,这位叱咤风云、家喻户晓的河南农民革命领袖何以隐遁不露,转身成为一位身经百战的抗日民族英雄?

  有人说,这是当时党的秘密工作的需要;有人说,动乱的年月,紧张的生活,失去了人们交流以往的机会;有人还说,他是位不愿回首过去,多年与家人不通音信的义大情薄之人……

  可我知道,在抗联最艰苦的年月,人们劝他离境前往苏联,他拒绝了;在敌人大规模“讨伐”被围的时候,人们劝他离队先走,他拒绝了;在最后的时刻,是他“逼着”几位带伤的战士安全转移,把死亡留给了自己……

  他说:“没有根据地,就像没有家,我们是磐石,是人民子弟兵,在那里土生土长。

  我们好比是灯芯,人民好比是油,我们不要做没有油的灯芯。”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没有哪个儿子比他更孝顺母亲,没有哪个丈夫比他更疼爱妻子。为了护佑刚刚出生的女儿,他给起名叫“躲儿”;他遇见山里老乡的小妞妞,总要多看上好几眼;他坐在炕头上,总要和白发婆婆多唠上一会儿。当他指挥部队把群众从敌人屠刀下解救出来的时候,几位老人跪在他的马前,他不安地从马上跌下来,上前躬身相扶,连说:百姓在上,就像是我的父母,万万不能这样……

  有道是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他既然选择了为国献身,为民取义,把生养他思念他渴望他的家都舍掉了,还有什么必要去回望以往的辉煌?去陈述他本该做的一切?他永生不忘的该是,当年血气方刚的他曾不止一次登上民族英雄岳飞的“点将台”,仰望高天,凝神默诵“精忠报国”。在他心中,大忠就是大孝,大义就是大德!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黑龙江日报》2005年2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