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区灾民生还时之感想

  偶见一老翁髯须俱白,面似魍魉,身披褐衾,足跣而往,若呆若述。从而问之,俯首不答,又问之,凝目泪下曰:“吾祖仕官,九世同居,金积堆山,地连阡陌,以为终身百毋冻凄矣。自辛亥义兵崛起,改造共和,更以为荣乐,不恋荣土之地。频为战区,蕴蓄金银,输充军需。值延今日房屋被焚,地无立锥,族家兄弟苗裔摧残净尽,渺渺一躯沦为乞丐,聊以度日。”余闻之,不禁然生悲。大专制时代价戮由一人之喜忧怨。一言之失,祸连诸族,即足惨矣。自共和成立以来,彰然脱离专制痛苦,向自由发展之域,以与历史争光。竟国贼盘居要津,咕嗫图谋,攫取人民血汗之金钱,供一己糜费开肌法贿选之役后,作狼狈为奸之先河。既无爱国观念,复狗人民,愚昧世界潮流,以致全国骇然,尤不知足,反无故开衅,假借共和之面具,作盗跖之行为,使烽火连天,战声入耳,穷兵黩武之风,莫此为甚。回想为国乎?为同胞乎?靡不离心背德,图私营利,干戈迭起,金融大结,押都借款,使万民感受其荼苦,虽有南江南山竹之海冤亦莫可诉。呜呼!是翁何辜?年至耄耋尚遭兵祸切肤之忧,又加旱涝不均,盗贼蜂起,若战事长此不息,则中国土崩瓦解之祸不远矣。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中国驻马店网